女会计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52|回复: 2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偷题记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3-8-30 13:21:5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偷题记》
/亚博体育app软件
1
北京的夏季,热起来是要命的,一热起来就能抹煞所有关于冬天的记忆,似乎自古以来就是这种看不到尽头的酷暑在肆意煎熬人的汗水。
在夏季,读书考试是苦差,尤其是屡考不过的考试,比如CPA。
去年,阿甘的会计和审计还是没有过,今年他必须继续考。
要是今年还考不过,他就得有一门成绩失效了。
事务所的工作极其忙碌,似乎合伙人们都极其憎恨有闲暇的人,只要稍微赚点钱的项目,就派出去做,因此事务所也就没有了淡季,因此也就挤掉了很多人的考试假。
阿甘不幸运,他本来也是要被派出去的,火车一昼夜才到达的地方,去面对满脸皱纹的老会计,审计厚厚的几本手工账。但是他没去,他和头儿说了,今年这两门他必须过,他说的时候声音很大,和吵架没什么区别,头儿很无奈,给他放了一周。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会有不少人妒忌他的,虽然距离考试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一周,能看多少呢?
厚厚的教材,厚厚的练习题,仿佛永远也听不完的网络课程。
并且这一周还得有至少一天陪婷婷。
必须考过,只有考过,才能加薪升职更快一些,才能给家里体弱的父母更多的钱,才能租到更好的房子,才能有钱结个像样的婚。
婚礼预算是一张表格,在阿甘的旧笔记本电脑里存了很久了,那是他和婷婷一起做的,和俩人的照片放在同一个文件夹里。婚礼底稿,他们这样称呼它。没有什么审计底稿比它更强了,也没有什么公司预算比它更细致,同样,如果没有足够的钱,它可能是最难完成的预算目标。
必须考过CPA,必须的。
可是阿甘看书看不进去。
或许是因为天气炎热,或许是因为思念婷婷吧。
婷婷在另一家稍微大点的事务所,比他更忙,一直在出差,这个周末会回来。她去年考过了全部CPA,但是她的公司并没有因此奖励她。
对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书本,阿甘真的看不进书去,真的。
2
张三和李四在地下室几乎同时醒过来,他们看看手机,才知道这是下午快晚饭的时候,应该又是饿醒了。
好久没有生意了,日子不好过,他们想过回老家去,或者换一个城市。
但是每发出一批广告,就又燃起一些希望,他们总是在互相鼓励中决定再等等,再看看,没准明天就行,没准马上就行了。
一个电话打进来,他们才发现自己不是饿醒的,是被电话吵醒的。
是房东,应该又想催缴租金。张三气愤地挂掉。
又一个电话,这次打李四的手机。
不是房东。李四揉揉眼睛,清清嗓子。
“您好,我们是高高分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李四说。他觉得自己很有白领气质。
“请问,你们真的能弄到考试题吗?”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有点迟缓,有点疑惑。
“这个您放心,我们质量是有保证的。”李四说着,一边迅速打开电脑。终于来了,终于来了!他激动的像中了奖。
对方又犹豫了一下。
“我看到你们在网站上发的广告,800元,能便宜些吗?”
“哎呀大哥,不可能再便宜了!这风险您也知道,我们怕的很!去年抓了多少人您也知道的吧!”李四压低声音说。
“我付了钱,你们怎么给我?”
“我们都是QQ传递,您放心,很清楚的电子版。”
他们的电脑在缓缓打开,张三后悔在睡觉时关掉它,节约电费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啊!
他飞快打开QQ,随便选择一个号码登陆上去。
3
阿甘举着电话,他觉得自己有点口渴。瞟了一眼桌子角落里的半瓶矿泉水,不想喝。婷婷总给他买这廉价的水,还说比烧开的自来水强很多。比较起来,阿甘更喜欢浓茶。
面前的电脑屏幕上,一条不起眼的小广告。“提供CPA真题和答案,保证考前,非诚勿扰”。“每份800元,货到付款,绝不加价。”
“我要一份会计题。”阿甘低声说。周围很寂静,可仿佛全是耳朵和眼睛。
“好的,请您先付800元钱,我告诉您我公司会计客服的QQ号码,他会为您服务。”
“怎么付?”
“我把账号发您手机上。”
“不是说货到付款么?”
电话那边的李四一声长叹。“您就一个电话,一分钱不给,我就发给您,回头我找谁去?我老板不炒我才怪!”
阿甘想想,也是。不给钱就要东西,自己这不成骗子了?!
“我只要题,不要答案,能不能便宜点?”
“亲,答案和题是在一起的啊!没答案那叫什么优质服务!”
“好吧,我去付钱。”
社区门口就有一家小小的储蓄所,阿甘走出家门,走过杂乱的草坪,绕过一堆带孩子的老头老太,去汇出800元钱。对方是一个农信社的账号。然后他把汇款单拍照,存在手机里。
他回到屋子,又拨通了电话。
“钱汇出去了,收到吗?”
“我让我们财务给您查查。好,收到了。您加这个QQ,加的时候说会计真题。”李四念出一串数字。
阿甘加了那个Q,它的昵称是:高高分客服。
4
“会计真题”,这是阿甘在Q上申请加好友。
张三用颤抖的手点了通过。
“小心些啊,别吓跑了。”李四忙叮嘱他。
“放心,这次肯定行!”
“您好,这里是高高分会计客服,请问能帮您什么?”张三打字非常熟练。
“我想要一套会计真题。”阿甘打字的速度并不快,在张三眼里尤其慢。
“请报上您的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
“你们要这些干什么?”阿甘问。
“为给您提供最好的服务,我们需要这些信息。”
Q没有动静。
“要不,以后咱别问这些了?”李四说,“这得吓跑多少人啊!”
“送上门来的傻子钱,为啥不赚?”张三说,“这种信息总比搜来的靠谱,能收多少是多少,反正800元已经到手了。”
QQ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阿甘发过来:姓名,手机号码,身份证号。
张三故意又等了两分钟,才去回复。
“好,跟您核对一下,您的姓名,身份证,电话….您已经成为我公司贵宾客户,VIP号码是20139988,请您记好。”
“两千吧?别又吓跑了。”李四不放心。
张三不肯。“有这800元,这个月的馒头咸菜已经解决了。不知还要多久才能等到个傻子,机不可失,冒险精神必须有!”他,在Q对话窗口,对阿甘说:
“请您向我公司账号汇3000元钱,然后我们给您发会计真题。”
5
阿甘的手一抖。
3000元,这不是小数字,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想攒点钱,太难了。他脑子里飞速浮现出各种诱人的、他舍不得买的东西。陪婷婷逛商场,每次都是励志机会,他们一起走过各种打折后还是买不起的柜台,婷婷从来也不要什么,而阿甘,总是在想,等以后有了钱,一定让婷婷爱买什么就买什么。
但是3000元,他还是有的。
“不是说不加钱么?”阿甘在Q上说。
张三发过来一个笑脸:“亲,肯定不加钱的,这是我们的资料押金,考完试就退给您。”
“我凭什么相信你?”
Q上传来两个照片。
“这是我们的营业执照和法人身份证,我们高高分公司是正规公司,我们要不守信用,工商税务都会来管的。”
“可是银行已经下班了。”
“ATM机也能转账。”
阿甘咬咬嘴唇,喝一大口矿泉水。“好吧,相信你们。”
银行真的已经下班了,只有旁边的24小时自助ATM机还能汇款。阿甘走向它,手里捏着薄薄的银行卡。
“取钱呀?”旁边一个白胡子老头没话找话说。
“不取钱,汇钱。”阿甘回答。
“给家里汇钱呀?”老头又问。看来他是寂寞的不行了。
“给女朋友汇钱。”阿甘说。
“无论走到哪里,发多大财,都不要忘记父母啊。父母不容易啊。”老头继续絮叨。阿甘没再理他,认真汇完了钱,回到屋子里。
效率真高啊,Q上一个笑脸:“我们财务说已经收到您的汇款了。这是题目,请您收好。”一个压缩包发过来,有10M那么大。
6
张三看着10M的压缩资料一点一点在Q上发完,才想起该吃东西了。爽啊,很久没这样顺了。
“吃什么?”他问。
“馒头,还是面条?”李四给了两个选择。
“你傻啊,今天咱们下馆子!”张三一声咆哮,声震屋瓦,气壮山河。
“还房租,买替换衣服,都得花钱啊,节约点吧。”李四说。
“小声点,别说话!”张三趴在电脑前。
“怎么还有戏?”
“大戏啊兄弟,好戏啊!前面那都不算什么,今晚咱们必须下馆子!”
Q上,阿甘发过来一句话。
“这个文档怎么还要密码?”
“我们公司有规定,对外发出资料都得要密码。”
“密码是多少?”阿甘问。
“请先付1万元密码押金。”
“什么?还要钱?你们已经要了3800了!”看得出阿甘的愤怒。
张三和李四哈哈大笑,抱在一起。他们很久没这样笑过了,去年麻将桌上赢了300元也没这么开心。
“您得理解我们,去年的事情您也知道,考前一周真题都发到网上去了,抓了很多人。”张三大笑着敲出这句话。
“我不会出卖你们的。”
“不是不相信您,实在这事情太重要,您放心,考试过后我们财务会很快退款给您的。”
“能不能便宜点?”
“我们公司有规定的,只有老客户才能打折。”
“1万元也太多了啊,我没有那么多钱了。”
“这事情风险很大,您要理解我们,谢谢您。”
7
这是一家服装厂,小本经营起家,老板很勤快,也很精美,红红火火的。就有人想入点股份,老板说行,要作价得有个数字,那么就先审计再评估,顺便来个尽调,大家心里明白,事情就好谈。
婷婷就是被派来做审计的。
晚饭在客户食堂吃,她和两个同事,端着客户给的饭盒,排在女工们的队伍里,一句话也不说。女工们叽叽喳喳,互相开着玩笑,花不多的钱,每人两个馒头,一份炒茄子或者炒青椒,四散去吃。
手机一响,阿甘的短信来了。
不是笑话段子,也不是甜言蜜语。
“婷,速汇我1万元。”
婷婷的第一反应:这是手机被偷了。她立马拨过去:“喂,什么事情要钱呀?”
阿甘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回答:“家里我妈不舒服,要住院。”
“啊?具体什么毛病?你赶快回家看看吧!”
“我弟在陪,不用我回去,只给钱就行了。”
“我怎么给你啊?我在客户这里呢。荒郊野外的,这么晚了也找不到银行。”
“你不是有网银吗。”
是的,婷婷有网银,她能付款。
“那你等我吃完饭啊,30分钟后到账,行不?要不要我直接汇给你弟弟?”
“不急,1小时以内都行。别直接给他,先给我。”
8
“您尾号XXXX卡19:07分收入10000元”。
这条短信,李四读了20遍了。电话卡已经换了,短信还在。心花怒放啊。两个人在小酒馆,尽情点了鸡鸭鱼肉,还有酒,痛快吃喝。幸福,什么是幸福?就是和最好的兄弟一起赚到大钱,把过去的所有艰辛都踩到脚下、踏扁。
“还是你行啊!”李四对张三说,由衷钦佩。
“一般一般,和去年不能比了。”张三得意地说。“去年,哈哈,财神保佑啊!我买了多少手机号码,都记不清了。买号码的小店我都换了三个,怕他们怀疑我。”
“Q号码呢?”
“Q号码有多少更数不清了,我要是不靠我那小本,真记不住那么多密码。”
“去年的Q今年还能用么?”
“怎么不能用?”张三喝了一口酒,“捡旧的上去,看看他们骂人,也是个乐子,哈哈!”
“你说,会不会有人告我们?警察会来抓吗?”李四还是有些担心。
“告?借他10个胆子!去年,凡是打过卖真题电话的,成绩都取消了,多亏我这是假题,要不,这个考试就彻底烂到不能要了!这要说起来,我还是做了天大的好事呢!”
李四敬他一杯酒:“我就说嘛,跟着三哥您,没错!我那班兄弟还不信!他们那种发汇款短信的老路子,没人上当啦。”
几瓶啤酒下去,两个人都有点小醉了。不是酒量不行,而是今天这生意实在让人高兴。两个人就谈起,怎么注册公司,怎么买卖地产,怎么开银行,怎么入股煤矿和海外油田。越说越精神,搞得小店老板不得不来催买单。
9
下了火车,婷婷拖着行李箱子,风尘仆仆回来了。她住在城市另一头,和女同事合租的,每次约会都是阿甘去找她,她很少过来。这次是不放心阿甘妈妈的病,特地先过来打听安抚,当然更想检查他CPA考试复习的怎样了。
“老人的病怎样了?”
“老毛病,住了三天医院好了。”
“能报销多少?”婷婷知道有新农合这回事。
“那钱就暂时别想拿回来了,家里本来就不宽裕。”阿甘说。
婷婷不说话。她忙着拿出几包零食,都是这次审计当地的土特产。没时间逛街,这都是在车站买的。
“复习的怎么样?”婷婷问。
“有进步。”阿甘没精打采地说。“我去给你洗水果。”他端起葡萄走了。对女人,就是要殷勤。
10分钟后他回来了,手里的葡萄闪着紫色的光辉。
婷婷满面怒容坐在电脑旁边,她在看阿甘的QQ。
“说,一万块钱你给谁了?”婷婷厉声问。
“家里啊。”阿甘说,他知道瞒不住了,但是能瞒一分钟,他就瞒一分钟。
“还敢骗我!是不是买题了?”婷婷真生气了。
“买了,怎么了。”阿甘低声嘟囔。
“你是不是被骗了?”婷婷喊。
“没有啊。”
婷婷指着电脑屏幕,那上面是阿甘和张三的Q聊天历史记录。当阿甘汇出1万元之后,张三再也没有回复,阿甘花了半小时时间询问、恳请、骂,都没有动静。
10
“分手?不至于吧?”阿强很惊讶,“阿甘,你怎么惹她了?据我说知,婷婷不是不讲理的人啊。”
阿强是阿甘和婷婷共同的朋友、老同事,三个人一起工作的时候,非常愉快,阿甘打过来电话,想请他劝劝婷婷。
“说起来是我不对,我浪费了点钱。不多,一万元。”阿甘没说细节。
“炒股套牢了?这行情,炒股专家也不能不亏啊。”
“不是炒股。”
“这数字不小,难怪她生气,你好好哄哄不就行了,早点考过CPA,很快就赚回来的。”
“就是因为考CPA!”阿甘说,“我花钱买了点真题,婷婷就生气了。”
阿强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这样?大家谁不是努力考过去的,这样投机取巧的事情,没意思。”
“那么多人都买了,为什么我不能买?多少人走后门送礼赚大钱,多少人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我就花钱买个题,怎么就不行了。”阿甘不服气。
“婷婷的脾气你也知道,她不喜欢这样的,难怪她生气,你还是好好赔不是吧。”
“为什么要我赔礼,是她先态度不好的!”
“哎呀阿甘,女人就是要哄啊,不管谁对谁错,男人不都得先低头嘛。”
“唉,强哥,你还是先帮我劝劝她吧,这都俩礼拜了不理我,再这样下去真要分手啊!”
“好吧,我试试,看能不能约她吃饭,你先别出场,等我先劝劝。”
11
一提起这事,婷婷就哭了。接过阿强递过来的餐巾纸,抽抽搭搭擦了5分钟眼泪。
“不是什么大事,能原谅就原谅吧。”阿强温柔地说。
“强哥,我实在受不了。”婷婷说,“他家里那么穷,逢年过节都只给老人一千,对骗子,这出手就是一万三千八,这钱,就是丢大街上,也比给骗子强啊!”
“谁没个失误,年轻人嘛。”阿强尽量缓和气氛。
“强哥,您就别帮他说话了,这样的人,我不想要了。都是草根,要出身没出身,要背景没背景,自己再不努力,能有什么出息啊!”
“你别激动,婷婷。阿甘可是人才。他们整个村子里,就他自己来了北京,这就不容易了。”
“人才?连CPA都不肯努力考过,这叫人才吗?!他总是说这个投机那个取巧怎么有好处,别人乱搞和他有一毛钱关系吗!要不是想凭技术吃饭,来北京干什么!他在他老家托关系找个吃财政的窝得了!”
女人啊,真是奇怪的动物!尤其闹分手这事,按照劝合不劝分的古典理论,是必须往一起说合的,可是,越说阿甘好,婷婷越生气,若改说阿甘坏,婷婷更是要分手!和客户交换审计意见,至多大吵、不出报告了,但是用不到察言观色小心翼翼随时改变观点啊!阿强心里苦笑一下,继续努力。
“婷婷,我认为,一个人是不是有出息,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肯对你好。你看,在北京这些年,老同事中就你俩有缘,别人都羡慕的不行啊。”
“强哥,那都是表面。对我好,还不是想和我结婚!这钱要是花在正事上,哪怕捐出去,我也不会要分手。我说他,他不服,他还骂我,您说这叫对我好吗!”
“他怎么骂你了?”阿强问,阿甘只对他说自己如何委屈,可没说骂过婷婷。
“我说他买题不对,他急了,就让我,滚。”婷婷又开始哭,这次还好,持续三分钟。
阿强等她哭完,忍不住好奇问;“阿甘,他到底买了什么?”
“一份家常菜谱。”
“菜谱?”
“就是菜谱。发来的文件是加密的,我下载个解密软件解开了,就是一本电子书,家常菜谱。”
人傻不能复生。阿强心里默念这句话,眼睛看着婷婷。正在生气的婷婷,真的很年轻,也不丑。
12
CPA考试结束后的第30天,阿甘接到一个电话,说提供改分服务,保证过关。阿甘用最脏的话骂过去,比对方还脏。
CPA考试结束后第40天,阿甘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公安局的,说经侦查他有买考试题目嫌疑,请他配合调查,如果没时间去也行,先交5000元保证金。阿甘用更脏的话骂过去,直到对方挂机5分钟之后。
婷婷还是和他分手了,阿强劝了白劝。
阿甘没有去参加CPA考试,会计和审计都没有去。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什么改分服务。他买到的题目只是菜谱,也不用害怕什么公安侦查。
但是婷婷分手了,他伤心了好几天,终于决定接受现实。
他决定离开北京,接受一家小投资公司的邀请,去老家省城,开创另一番事业。他在履历上,把自己事务所的经历稍微夸张了点,那家公司就很满意,说正需要懂财务、有见识的人才。薪水,和在北京差不多,但在省城,已经很丰足了。他相信,再奋斗几年,应该可能买上房子、娶到媳妇。
CPA,真的那么重要么?
离开北京的时候,没有人来送他,因为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只有婷婷发来个短信,祝他一路平安,前程无量。
后来,阿甘才知道,婷婷发那个短信的时候,是和阿强在一起。
再后来,阿甘在网上的同事圈子里,看见婷婷的旅游照片,她笑的很甜蜜,身边是阿强,低调,沉默,幸福,对未来充满憧憬。
阿甘没有生气。他深深吸一口气,拿起一份商业计划书,继续认真看下去。
(全文完)

沙发
发表于 2013-11-18 14:12:37 | 只看该作者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在帝都混啊

点评

这篇文里的男猪,太傻,预计任何城市都不行。? 发表于 2013-12-8 15:4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www.nvkuaiji.com ( 京ICP备17048223号-1 )

GMT+8, 2019-10-19 01:21 , Processed in 0.13371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