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会计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4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未分类] 原创 红楼梦里的三种审计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3-2-12 18:06:2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亚博体育app软件 于 2013-2-12 18:08 编辑

  此文构思有日子了,假日欲以手机写出,却是不能,因写这个必是要翻书的,红楼一书,看起来就放不下,实在是耽误写字。

  先说,颇有人矫情,说后四十回不如前八十回,每日里叹息怨恨不了。雪以为,这都是惯的,若没有前八十回,只有后四十回,则如今不知有多少人,手捧后这四十回,磕了几百响头在地下,没人请得起来呢。

  再说正事。红楼么,道学家看见道,审计人必然看见审计。趁雪夜,试择三种说说,倒也不负恩泽。

  第74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国家审计的卓越项目管理

  这算专项审计,然而并不曾列入计划,而是事出突然,邢夫人举报给王夫人,王夫人找王熙凤商议定下来的。论管辖权,那是不错的,若要查抄宁荣二府,怕是只有皇帝下令才办得到,但此番仅查大观园,王熙凤的管辖权足够,且基本是政府交办的,相当正规。

  审计组的组成,书中是写的极简,细想之下颇有意思。王熙凤,这是组长,仆妇们,自然有王熙凤的人,也有邢夫人的人王善保家的,王夫人的人周瑞家的,不仅代表各方政治势力,也丰富了专业构成,这是审计组独立性和执行力的保障呀!若无此等人员构成,司棋的箱子只让王善保家的去搜,那是断然搜不出什么来滴。

  这次抄检,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大观园日常秩序、保障公子小姐们的身心健康发展、消除荣国府可能的形象风险;手段么就是根据举报者线索(一枚做工粗糙的香囊),找到具体涉案人员,再移交有关机构,惩罚的惩罚,解雇的解雇。这审计不好做,因为举报者提供的线索非常有限,几乎所有确凿证据都得审计组亲自去发现。然而什么是充分的、恰当的、确凿的证据呢?

  怡红院里,丫头们箱子里的宝玉小时候的旧东西,这个不算证据,审计组的普通组员也知道。潇湘馆紫鹃房里的宝玉的东西,审计组的普通组员就不能判断了,“王善保家的自为得了意”,还得王熙凤组长说这是宝玉的旧东西,不算什么,可见审计组长的专业水平是强过组员的,赞一个先。更要紧的是紫鹃“笑道”,脸不红心不跳,毫不在意把事情说清楚了,即便FBI读心术在此应用,也查不到啥异常。轮到暖香坞的入画就不行了,来路正当的东西,只不过“私自传送”,这丫头就吓得不行,以为重罪。其实这里可以看出贾府一个制度漏洞:奴才们既然是一家子一家子的,少不了有兄妹亲戚等等,彼此若无往来,那是基本不可能的,太违背人情啦!史湘云来贾府,她的丫头仆人,在这里也有诸多亲戚,彼此来往,难道只能送食物等易耗品做礼物不成?即便只送食物,那玫瑰露、茯苓霜也折腾的不少,颇有教训……扯远了,打住。

  说到独立性和专业水平,王善保家的真不行,她也就只配查抄些蜡烛灯油。论独立性,她搜查司棋不肯尽力,论专业性,她看不懂潘又安的情书,论沟通能力,她不会说话惹了探春,--审计组有这样的人,也够组长操心的,不过王熙凤早已习惯了,估计审计组也只有她一人识字而已。审计组长的本领就是把寻常水平的人组织起来去做好伟大的审计事业!

  虽然查到了司棋的问题,但这审计范围,不能说覆盖完全了。首先,宝钗也住在园子里,碍于亲戚关系,不能去查,这就审计范围受限,然后探春那里,遭遇现场阻力,真的就没查,再然后,查到司棋,这次专项审计就结束啦,审计组解散回家睡觉,没有谁想着继续往下查。可是作为读者,不仅要问:潘又安情书虽然写的明白,司棋绝对有问题,但焉知大观园没第二个丫头做那香囊之事?妙玉那里为何不可查,怎么连去都不肯去?

  因此,抄检大观园这次专项审计,审计目标是达成了,后续处理也算不错,但毕竟没有全部检查,遗憾也有的。可回头一想,审计都是要看成本效益的,王熙凤娴熟运用各种规则(亲戚不能查,被审计人强势不能查,涉及宗教的也不去查),成功降低了审计成本,且由于组织得当,指挥有方,专业水平很好,顺利达成审计目的(抓到了司棋),且有其他收获(查到了入画)。试想如果宝钗探春妙玉处都查,估计她一夜完不成现场工作。

  因此,由于审计环境等问题,这次审计,并不彻底,却极成功。嗯,雪疑心,除了邢夫人提供的香囊之外,王熙凤是否有其他线索,否则不会这样程序到位、见好就收,瞧这审计做的,底稿丰富,报告给力呀。

  哎,话说这次审计,线索有限,准备仓促,组员专业水平一般,审计范围各种限制,硬是让王熙凤做的如此成功,真是教人佩服啊。读书至此,颇有疑惑:王熙凤一个年轻媳妇,不过管了几年家务而已,怎么做起大检查来,头头是道,手段老辣?何时查,从何处查起,查谁不查谁,项目计划好周密,项目管理好老练啊!难道她是审计署派了穿越去的不成:) 对于审计的配合,惜春最好,探春最次。对社会现状不满是可以的,但不能以此为理由不配合检查,大观园的两个建设搞的是不怎么好,但如无这次专项审计,情况只会更坏,须知国家审计是搞好国家治理的必要手段,探春等应积极配合才对,只有积极配合才能挖出弊病,把大观园的建设搞的又快又好。

  第54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外部审计的超强独立性和专业水平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亲友齐聚,贾母对“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生儿”的“新书”,发表了否定的审计意见,大意如下:

  我们认为,上述《凤求鸾》在所有重大方面没有按照基本道德准备编制,没有公允反映大户人家的日常生活状况、家庭教育成果及价值取向。

  事务所能出具否定意见,前提条件不少。首先专业水平要够,审计么是技术活,其他事务所都认为可以标准无保留的,你怎么看出重大舞弊?在红楼中,《凤求鸾》之类的评书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其他听众都认为这正常,正常到三百年后的我们还能读到太多才子佳人的言情故事而丝毫不觉有何不妥。

  然后呢,否定意见的出具,还得是,企业不辞聘。没有谁愿意被否定,如非持续经营有明摆着的危险,遇到会计争执,宁可换所也不愿意被非标的。审计市场,若是企业强势,辞掉一家所,必然有几家所愿意接下家,再多多的给些钱,总有标准无保留的机会,而被辞的所,也只说业务繁忙,另有安排,并不宣扬这公司如何不好。红楼中,审计师是贾母,企业是女说书人,势力强弱对比悬殊,若贾母刚一开口发表意见,说书人就说停,我不说了你也住嘴,我换一家,……后果么,恐怕整个“长安”城里,都知道这俩说书人是被贾府否了的,可见评书质量非常的不好,虽然街头巷尾的小户人家很欢迎他们,但那大多可能是托,大家再也不要去买他家股票--不,再也不要去听她们说书。

  额,独立性,这是外部审计的生命。贾母,专业好,大所范儿,固然都非常要紧,如今的事务所经过努力也能达到;但比较起来,独立性才是最优秀的。如今的外部审计,全是被审计的企业掏钱啊有木有,审计师虽形式上实质上力求独立,却总是要收企业的钱,而贾母呢,她老人家,绝不会收说书人的任何钱!她永远不怕审计报告的意见类型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审计费收入、咨询费收入、市场蛋糕!这等境界,如今的事务所们,虽经努力,也基本达不到了,只能作为精神追求罢啦。

  再看看贾母的审计程序。她执行了询问,获取了财务报表的基本信息,且判断这信息极其靠谱。没法不靠谱,由于贾母这位审计师专业好、大所范儿、位置强势,俩女说书人要是敢于在提供信息时欺骗,后果可以想象。贾母呢,没有纵览所有财务信息,只问了几个要紧的数据,然后立即执行了分析程序,将财报认定为重大错报,不仅得出了正确的审计结论,还避免了劳民伤财执行若干其他审计程序,这效率实在是太高了呀。

  贾母的分析程序,书里写的极其简练、极其富有内涵,属于笔墨少故事多的那种,水平高超罕有人能比。在此试分析学习之。

  “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这意味着,贾母对说书这个行业实在了解太多,生产工艺、流程、产品质量和特色那是了如指掌,深知凭这俩女说书人的专业水平不可能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创新。需要注意的是,这俩说书人是“门下常走的”,所以贾母才深知其专业水平。若不是常走的,甚至是从未谋面,远道而来的,那么做判断要更谨慎些,也要多获取点审计证据。

  “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这意思是,研发、产能、专利、市场等各种非财务数据都极其差劲,而财报数字美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话经贾母说出来,大家才知道评书是假,若是无人说出来,恐怕太多听书人,都以为千金小姐们本来就都是“那样坏”了,更恐怖的是,市场上会推出多少人造美女,虽然种种差劲,却硬说这就是千金小姐,小散们没有案例,无从反驳,最后也只得从了啊。

  “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这深刻的令人颤抖啊有木有,沿革高贵,积淀丰厚,质量优良,哪一家IPO公司不是这样的!读者自动脑补IPO招股说明书及三年一期会计报表,不用雪在此多说。

  “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这里是在说招股说明书内容自相矛盾,比如说产能庞大产量巨大而生产工人屈指可数,显然是有谎言。

  “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贾母这话实在是字字见血,入木十分,着实揭示了财报造假动机!要知道多少实际控制人,心上羡慕人家上市公司融资之乐,所以自己发奋图强,也攒个公司要去上市,但好公司的好处,不见得人人可以COPY,只学皮毛,固然容易,但那骨子里的优点若学不去,遇到贾母这种审计师,非但不能过关,还可能被笑话呢。

  审计报告之外,贾母对资本市场也给了深刻建议,不知如今的事务所,可有人能够做到?

  “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他们姊妹们住的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谈笑风生中,贾母的建议是:不要上市,距离小散们(12金钗、未成年公子们)远点,并且她老人家有本领有手段让说书人要多么远有多么远,比如直接叫停。然而公司融资也并非只有上市一途,不许上市也不是就要拆散了公司不让生存,活路还是给指明了的,那就是:去找合适(“偶然闷了”)的其他投资者,小额融资(“说几句听听”),并且在最后,对公司的现有技术水平给予了恰当的肯定:“你们两个对一套《将军令》罢”,以提振公司信心。看看,贾母寥寥数语,道破多少天机,指出多少正道!她老人家不仅是审计高手、沟通高手,还是金融高手!难道她是中注协和证监会联手派过去的吗?

  第61-62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内部审计的失败教训

  自古以来,厨房或者食堂的管理都是难题,即便大到做成连锁跨国餐饮公司,无论如何严格内控,也还是总有各种问题令人不爽,现下证监会不肯鼓励大量餐饮公司踊跃上市,就是这个原因了。

  大观园里柳家的,“单管姑娘厨房”,此人职业道德有问题,认为自己“辛辛苦苦的,里头赚些东西”是应当的,并且,她言出必践,果然也就真赚了。她女儿欲谋个轻松公务员做,省钱补家,也托了人情,满指望就要成了,不料由于大观园管理混乱,被当贼抓起来,她自己也是被隔离审查,厨房差使被林之孝家的暂时剥夺。这里因果复杂,还是打住,只说内审。

  柳家的被夺去厨房差使,继任者秦显家的对她做了离任审计。

  论效率,这离任审计做的又快又好。只“半天”功夫,就“查出许多亏空来”,主要有“粳米短了两石,常用米又多支了一个月的,炭也欠着额数。”看看,果真手段老辣,账、实都查过了,且案情明白,数字清晰,套个模版就是审计报告,货真价实,如假包换,只不知审计底稿有无写全。若不是平日留心业务,则必然有人暗地举报或者支招,再不然就是秦显家的也管过厨房,否则如何能这般迅速查出厨房弊病呢!

  然而秦显家的这番审计,虽富有效率,在独立性上却欠缺了些。她不是管理层委派,没人要她去查,她是趁交接工作,顺便查了的。顺便查都这么迅猛,技术水平可想而知。她本身是继任者,要深挖前任弊端,才好彰显自己未来业绩,这审计目的不大端正,所以审出的事情都是亏空坏事,至于柳家的厨艺好不好,对厨房管理是否有方,菜蔬采购方面有何经验,厨房保值增值多少,那是一些儿也不曾披露,未免有失公允,这都是独立性不强惹的祸。

  但是最失败的一点,却是不是独立性。问:做离任审计的重大秘诀要点是什么?不是精干的审计员,不是明智的老板,也不是娴熟的审计技术,而是--被审计的那位必须是已经离任了呀!秦显家的恰恰忘记了这一最根本的前提,被审计人,柳家的,柳五儿她妈,根本就没有离任下台,人家在被隔离审查半天之后,官复原职,回来了。既然不曾离任,这离任审计的报告,基本就不用出了,审计白做了。对于任何企业审计部,如果做出这样的离任审计来,必然垂头丧气很久,反思多日,不敢再犯。书里秦显家的“轰去魂魄,垂头丧气,登时掩旗息鼓,卷包而出”,此中固然有到手肥差变成一场空的懊恼,但也有未经委派擅自审计空费力气不能讨好管理层的悲哀。

  接下来,秦显家的这半天厨房主管也不是白做,柳家的回来了,立即又是交接工作,清点物资,她挪用的“一篓炭,五百斤木柴,一担粳米”,柳家的要查不可能查不出来,即便不查,也有人去打小报告了,柳家的大可根据此事实,撰写一份离任审计报告,送呈王熙凤等人过目。在任半天也会有离任审计,这就是政治,这就是江湖,这就是内部审计!书中未说秦显家的离去后柳家的怎么报复,但根据大观园里的勾心斗角历史,估计今后秦显家的不会再有什么好差使了。

  内审做好了,对公司治理大有益处,不仅狠堵跑冒滴漏,创造现金流也不难。比起贾母和王熙凤的审计水平,秦显家的真是不行,做个收支审计是雷厉风行,但也只是执行层面的本领,而不是策略方面的本领。柳家的被拿下厨房总管,秦显家的可能误认为这是贾府要整治厨房,杜绝营私舞弊,提高餐饮水平降低餐饮成本,但她若稍动脑筋,就会知道,彼时BOSS们都不在家,根本无人想这样折腾,只因丢失重要物品,不得不查,拔出萝卜带出了泥而已,而管理层的想法,是连萝卜都不想拔,拔出了都设计再埋进去,纯维持现状而已。若真要深挖厨房问题,早就专门的派人去查了,哪里会等到今日。做内审,最怕看不清形势,往不该用劲的地方用劲,反倒忽略了管理层想抓的事情。因此,若是让秦显家的总领审计部,那么她做出来的审计计划,未必能合了管理层的意思。

  大观园的内审,想要往好里做,也不是没可能,也很是有机会。管理层最担心的是什么?公子小姐们的健康成长和名誉安全。这是痛点,在这里下功夫,无有不成功的。案例:袭人以保障宝玉的健康成长起见,不过是对管理层王夫人做了点不成文的建议,还没啥建设性的,效果只是表了忠心,就得到升职加薪的提拔,前途很有;而傻大姐误拾绣春囊,连邢夫人都重视起来,立即来了一出抄检大观园,这是何等的力度!偷盗之事,都比这次要,后来贾母亲口说过:“贼盗事小”,可见贾府管理层,无论何人,盗窃案子都不是第一位的,在职贪墨更不是第一位的,秦显家的若懂这些,去好好用功检查,总结汇报柳家的托门子走关系想把个容貌不错、身体病态、干不了啥差使的柳五儿送进怡红院,则必然引起注意,其忠心细心倍受嘉奖也说不定呢。

  因此呢,秦显家的做内审,热情是有的,惜乎独立性不足,也认不清审计重点,还做错了项目,她,断然不是哪家公司的审计部派过去的。

  以上都是在笔记本上敲的,盘腿坐在床上有木有啊,亲戚们人来人往有木有啊,孩子们热热闹闹有木有啊!直写了两天啊有木有!闹境中读书,与闹境中写字,都是需要本领的,介个么我还得锻炼。

  嘿,红楼梦这书,古人曾经禁过,雪以为,禁的好。只要翻开来看,就是欲罢不能,一直读下去了,我这般有定力的人,也险些忘记自己的写作任务,几乎耽误多少正事!此文是春节薄礼,供诸位看了玩笑,内容多是牵强附会,恶搞而已,当不得真,希望红迷们、审计局的事务所的企业审计部的朋友们不要砸的太厉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www.nvkuaiji.com ( 京ICP备17048223号-1 )

GMT+8, 2019-10-19 01:21 , Processed in 0.05149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